翻頁   夜間
博看小說網 > 帶著系統救大明 > 第五百二十章 朱皓奏請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博看小說網] http://www.tamiya3speed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  朱皓的話音落下,便躬身施禮,退出了西暖閣,同時他也知道,他恐怕一時半刻,不能離開京城了。

  因為現在他的皇帝大哥,看起來身體很不好,如果一旦情況有變,他必須防止魏忠賢和客氏,有什么動作,此刻他必須在京中坐鎮。

  朱皓因為正想著這些,出了西暖閣后,沒留神,險些與一人撞在一起,那來人當即便開口說道:

  “皇弟,你在想什么,怎么如此的冒失?”

  來人不是別人,正是皇后張嫣,朱皓一見是張嫣,連忙施禮道:

  “原來是皇后娘娘,臣弟剛剛探望了陛下,看著陛下臥病在床,臣弟心神恍惚,險些沖撞的皇后娘娘,還請娘娘恕罪!”

  張嫣聽著朱皓的話,不禁微微嘆息一聲,然后開口說道:

  “皇弟,眼下陛下病重,朝廷的事情,你要多關注一些,不要給那些宵小之輩,有機可乘才是啊!”

  張嫣這話的意思,就是讓朱皓不要離開京城,防范魏忠賢政變,朱皓聞言當即會意,連忙說道:

  “請皇后娘娘放心,只要臣弟在,那些宵小之徒,翻不起什么浪花來,如有必要,遼東還有我大明,數十萬兵馬可堪大用!”

  朱皓這是告訴張嫣,他已經知道了,會防范了,如果一旦局勢失控,他會調遼東兵馬,回京鎮壓。

  張嫣聽著朱皓的話,微微頷首,然后開口說道:

  “本宮是個婦道人家,軍國大事,還得賴王爺,還請王爺看在與陛下的兄弟之情,多多用心!”

  朱皓聞言躬身一禮道:

  “請娘娘放心,臣弟自當竭盡力,護佑我大明江山!”

  朱皓說罷,便再次施禮,告退而去。

  朱皓離開皇宮后,便回到了自己的府邸,他思前想后,認為他確實有必要遏制一下,閹黨的發展了,不然他大哥一旦發生意外,閹黨京中勢大,如果真要搞事情,也會麻煩得很。

  朱皓這么想著,便讓人找來了順天府尹公孫策,公孫策這個順天府尹,乃是地地道道的京城地方官,同時他在順天府尹的位置上,也近五年了,對京城的格局情況,要比朱皓了解的清楚,因此朱皓在將公孫策召來。

  公孫策聽見信王召他,當即不敢怠慢,立刻放下手中處理的公務,前來王府見朱皓,公孫策對著朱皓參拜完畢后,便開口問道:

  “殿下,召微臣來此,不知王爺可是有什么事情,要交代給微臣嗎?”

  朱皓聽著公孫策詢問,當即也不隱瞞,直接開口說道:

  “公孫,本王這次讓你來,沒有其他的事情,只想問問你,你對閹黨了解多少!”

  “他們在京城之中,到底有什么樣的力量,哪些人,是閹黨的死忠!”

  公孫策聽朱皓問起了閹黨的事情,當即不敢怠慢,沉吟了半晌后,才開口說道:

  “殿下,您可是要對閹黨動手?”

  “依微臣看,此事您還得三思而行,現在朝野上下,盡是閹黨,如果想要根除,恐會傷及根基,如不根除,恐后患無窮!”

  朱皓聽著公孫策的話,微微蹙眉,開口說道:

  “難道朝廷上下,除了閹黨就無人可用了嗎?”

  公孫策聞言,一臉沉重之色道:

  “回稟殿下,魏忠賢這些年,代天施令,順著升遷,逆者輕則丟官,重則丟命!”

  “眼下朝廷上下,除了其死忠外,也都是親近閹黨之人,確實算是除閹黨外,無人可用!”

  “如果殿下,雷霆手段,處理魏忠賢,極其核心,這些人也許會倒戈相向,可這些人不過是墻頭草,未來的朝廷托付給這些人,恐怕其禍遠超閹黨!”

  “這閹黨勢大,雖然其禍不輕,可這些年,也還做了一些實事,如果將他們連根拔出,恐怕留下這些墻頭草,就真的做不出一點正經事!”

  “所以微臣,請殿下三思而行,閹黨之患,不能不除,不過也不可操之過急,殿下應先積蓄一批可用之人,培養起來,待他們成熟后,逐步替換掉閹黨,最后雷霆手段根除,方為上策!”

  朱皓聽著公孫策的話,沉吟了半晌后,開口說道:

  “公孫,你的意思本王明白了!”

  “這件事,是本王想簡單了,你且先回去吧!”

  “這件事,本王要好好重新思量一下!”

  朱皓說著,便對著公孫策擺了擺手,公孫策見狀,連忙躬身施禮,告退而去。

  公孫策走后,朱皓想著公孫策剛剛的話,心中暗道:

  “難怪后世有人說,殺了魏忠賢,讓大明加速了亡國的速度,看來這閹黨之禍,其毒害并非是魏忠賢表面的幾人!”

  其實朱皓心中明白,最簡單的辦法,就是啟用被貶黜的東林黨,來制衡閹黨,這些東林黨人,恨死了魏忠賢,肯定會死咬魏忠賢,這樣有利于朱皓從中取利。

  不過朱皓并不想,重新啟用這些人,因為朱皓心中明白,這些東林黨代表的是,江南那些大地主的利益。

  現在是國家窮的快要飯了,可這些人卻富得流油,朱皓早有心動這些人的錢袋子,自然不能再啟用東林黨,來掣肘他后續的動作。

  思來想去,朱皓認為只有一個辦法,可以解決眼下的困境,那就是開科取士,不過朱皓不準備,再采用明朝的八股取士。

  因為朱皓知道,這八股取士,第一會收錄上,很多的書呆子,同時也會讓很多,胸中有治國韜略的人才,因不精通八股文,而流失。

  因此朱皓決定,要改革科舉考試,同時在今年增設恩科,昭告天下。

  朱皓這個想法很好,不過這件事朱皓卻說了不算,因為無論是開設恩科,還是昭告天下,那都是皇帝的權利,他這個王爺即便實力再強,也不能逾越皇權。

  因此朱皓知道,他需要再次前往皇宮,爭取到他皇帝大哥的同意,朱皓這樣想著,次日清晨洗漱完畢,便行色匆匆的趕往了皇宮。

  此刻因為天啟皇帝,重病臥床,已經很久沒有早朝,因此朱皓雖然是,在早朝時間,進入的皇宮,但還是在乾清宮的西暖閣中,見到了朱由校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,朱由校昨日見到了朱皓,讓他心情大好,病情有了好轉,今日他已經能從床上坐起,早膳時間,還進食了一碗稀粥和兩塊點心,氣色看起來,比昨日好了很多。

  朱皓進入西暖閣,看見較比昨日,氣色好了很多的朱由校,臉上也有了喜色,連忙施禮道:

  “臣弟朱由檢,參見陛下!”

  朱由校看見朱皓來了,臉上也有了笑容道:

  “皇弟來了,不必虛禮了!”

  “你與紫嫣,小別勝新婚,不好好在王府里過二人時間,這么一大早跑到朕這里,可是有什么事情啊?”

  “說與朕聽,朕想聽聽,是什么樣的事情,竟然讓皇弟你,放著好好的二人世界不過!”

  朱皓被朱由校開起了玩笑,當即不禁有些臉紅,不過想著眼前重要的事,他面對朱由校的玩笑之語,只是微微一滯,便開口說道:

  “回稟陛下,臣弟此來,想請陛下開設恩科,同時臣弟想要,改變八股取士的方式!”

  朱由校聽著朱皓的話,臉上剛剛浮現的笑意,瞬間消失不見,當即正色道:

  “皇弟,你要朕開設恩科,總歸是要有些原因吧!”

  “這連年災荒,朕又在病榻之中,此時開設恩科,恐怕不太合適吧!”

  “就算是朕同意了,恐怕禮部那些官員,也不會同意的!”

  “朕看這件事,還是算了吧!”

  朱皓聽著朱由校拒絕了他的提議,當即便開口說道:

  “陛下,不然!”

  “這天下雖然偶有災害,實乃正常,陛下身在病榻之中,更應該恩典臣民,開設恩科,為陛下積福!”

  “況且,臣弟已經攻占了伏威,伏威需要大批的官員治理,而朝中后補官員有限,這幾年,罷黜致仕的官員,又多了一些,朝廷官員正處于短缺之中,因此臣弟才奏請陛下,開設恩科!”

  朱由校聽著朱皓的話,深吸一口氣道:

  “皇弟,你說的是有些道理,朕可以答應你,開設恩科取士,可你剛剛說,要改變八股取士的方式,是什么意思?”

  朱皓聽朱由校同意了,開設恩科,當即臉上有了喜色,連忙解釋道:

  “陛下,這八股取士,考取的都是頑固不化的迂腐之人,臣弟想改變這種取士方式,以其實干之能,取其才,任其官!”

  朱皓的話音剛落,朱由校當即勃然大怒道:

  “混賬,你說的這是什么混賬話!”

  “八股取士,乃是太祖皇帝立下的祖宗之法,你竟然敢如此貶低,說出如此忤逆的話來,你,你這是氣死朕了,咳咳……”

  朱由校說著,一陣劇烈地咳嗽,朱皓大驚,連忙開口說道:

  “陛下,息怒!”

  “臣弟所言,實在是為了我大明的江山社稷,并非詆毀太祖定下的國策,實乃就事論事!”

  其實看著朱由校,如此生氣,朱皓其實是不想再多說的,因為他很怕真的將他的皇帝大哥,氣的再一病不起。

  可眼下如此關鍵的時刻,他又不得不咬牙,繼續說下去,不過朱皓的話剛說到這里,魏忠賢便見機,表忠心,跪在朱皓面前,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道:

  “信王殿下,老奴求你不要說了!”

  “你看看,您都將陛下氣成什么樣子了!”

  朱皓本來心中就憋著火呢,此刻魏忠賢竟然見縫插針,這讓朱皓頓時摟不住火,當即一腳踹翻了魏忠賢,怒道:

  “你這個混賬東西,本王在與陛下商議國策,有你什么事!”

  “給本王滾到一邊去!”

  “大明祖制不僅有八股取士,更是著重說了,后宮不得干政!”

  朱皓借著朱由校的話茬,搬出了大明祖訓,讓魏忠賢不敢再造次,不過饒是如此,魏忠賢還不忘記添油加醋地說了一句:

  “老奴不知道什么國策,但求殿下不要在惹圣上生氣了,老奴求您了!”

  魏忠賢說著,還給朱皓恭敬地磕了一個頭。

  朱皓是被魏忠賢見縫插針,氣得不輕,如果不是現在是當著他皇帝大哥的面,他真有抽出佩劍,一劍刺死這個老閹奴。

  朱由校見朱皓,怒氣沖沖地看著魏忠賢,唯恐兩人之間沖突升級,朱皓做出什么血濺三步大的事情,畢竟當初魏忠賢那一臂,朱皓就是當著他的面砍斷的。

  想著這些,朱由校連忙輕輕地咳嗽了一聲,喝退了魏忠賢,然后對朱皓說道:

  “皇弟,朕不管你有多少理由,這祖宗之法,朕是不能改的!”

  “朕自知不是什么有道明君,但也不想做背上,忤逆祖上的昏君罵名!”

  “這件事,依朕看,還是算了吧!”

  其實朱由校,這就算是嚴詞拒絕了朱皓的提議,按正常來講,朱皓便不能再多說什么了。

  不過朱皓此刻心中,想的是根除大明的黨爭隱患,因此他不得不再次開口說道:

  “陛下,臣弟想先問您一個問題,現在的工部尚書公輸班,陛下可還滿意?”

  朱由校聽著朱皓,問起魯班,他也沒有細想,便直接開口說道:“公輸先生大才,執掌工部以來,甚和朕心,如果不是海戰急需造船,朕也不會舍得將他抽調去福州!”

  朱皓聽著朱由校,如此肯定魯班,當即點了點頭繼續說道:

  “既然陛下對公輸大人,如此滿意,那么臣弟想問陛下一個問題,那就是如果公輸大人,不是有幸遇到的陛下,按照正常的八股取士,他是否能夠做到工部尚書的位置上?”

  朱皓的話,讓朱由校不禁深思,他仔細思索著朱皓的話,半晌沒有說什么。

  朱由校之所以沒有說什么,是因為他清楚,如果真的按照八股取士,魯班別說不會參加科舉,即便參加科舉,也不會中舉。

  因為其所學,就不在八股文上。

  朱皓見朱由校不說話,便再次開口說道:

  “陛下,術業有專攻,只一八股文,取天下之才,則人才流失多矣!”

  “這天下,如此公輸大人一般,在某一領域有很強的能力,卻被八股取士限制,無法為朝廷效力,這豈不是朝廷的損失嗎?”

  “臣弟懇請陛下,恩準臣弟請求!”

  朱由校并非是不通情理之人,他聽著朱皓如此一比喻,當即也意識到了,八股取士的弊端,不過大明畢竟,執行八股取士兩百多年,這八股取士在所有人心中,那就是萬世之法,朱由校也是如此認為,因此他也不敢輕易同意朱皓的請求。

  朱由校思慮了良久后,才開口說道:

  “皇弟,朕承認你說的有一定道理,可你的新型取士之法,也未必優于八股取士!”

  “如果優于八股取士,這自然是好事,可如果一旦不如八股取士,那么朕就會成為天底下最大的罪人!”

  “這八股取士,雖然有其不足之處,但畢竟執行了兩百多年,你的新型取士之法,雖然有獨到之處,可也未必優于八股取士,朕認為這件事,還是要慎重行事!”

  朱皓聽著朱由校的話,以為朱由校,又要拒絕他,改變八股取士的建議,便又要開口陳辯,不過他的話還沒有出口,就被朱由校打斷道:

  “皇弟,你不必心急,朕沒有完拒絕你提議的意思,朕的意思是,如此重大變革,需要謹慎小心!”

  “這樣吧!”

  “皇弟,你也已經成年,這次朕就特赦恩科,給你選取屬官,至于如何考試,你來定如何?”

  “如果你的新型取士方式,這次取得了成功,那么明年開始,朕就廢除八股取士,改用你的辦法如何?”

  朱皓沒有想到,他的皇帝大哥竟然,會提出如此一個折中的辦法,同時他也知道,廢除八股取士,他的皇帝大哥確實需要,承受很大的壓力。

  因此朱皓當即便躬身施禮道:

  “臣弟,謝陛下恩典!”

  朱由校聞言,微笑道:

  “謝什么啊!”

  “朕知道,皇弟你的建議,也是為了,我大明的江山社稷,要謝也應該是,朕這個皇帝謝你啊!”

  朱皓聞言,連忙開口說道:

  “陛下嚴重了,您這話可是折煞臣弟了,臣弟愧不敢當!”

  隨后兄弟之間,又閑話家常了一番,朱皓便告退離去。

  離開皇宮的朱皓,內心是極為不平靜的,讓他不平靜的一個是,他皇帝大哥變相的同意了,開設恩科,廢除八股取士。

  另一個是,他的皇帝大哥竟然有了傳位之心,要知道整個大明,大張旗鼓選拔王府屬官的事情,是沒有的,可以大肆選拔屬官的只有太子,而太子則是皇位的繼承人。

  他的皇帝大哥,給他如此大張旗鼓地選拔屬官,其隱含的目的,朱皓如何能夠不知,如果不是他急于繼續人才,他斷然是不會同意,他皇帝大哥的這個提議的。

  可現在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他只希望這次,能夠通過恩科,多聚攏一些治國的人才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d88尊龙真人线上娱乐 - 尊龙在线娱乐www.d8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