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博看小說網 > 上古女帝:神君請指教 > 第398章 誤會便誤會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博看小說網] http://www.tamiya3speed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  就都可以一筆勾銷了。

  拓麒彥如是想。

  蘇靈兒坐在躺椅上久久不能回神,她......沒聽錯吧,拓麒彥剛才的是......“沒有出生的孩子也都歸到月歌柳名下,等生下來那就算是月歌柳生下來的神子,最近馬上舉行封后大典......”那么,即便是死了也沒關系么?

  扶柳宮

  月歌柳開始咳血,床單上四濺的血液令人觸目驚心,氣若游絲,奄奄一息。拓麒彥蹲在床邊,抓著月歌柳的手,她卻連回握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
  “殿下......臣妾,臣妾”,話還沒完,月歌柳再一次地吐血了。

  “柳兒,你別再話了,是我沒有找到辦法,也找不出害你的兇手究竟是誰,是我不好......”著還掉下幾顆不那么真誠卻很符合當下情景的眼淚。

  月歌柳臉色慘白,只有唇上的鮮血還明艷一些,整個人都呈現出衰敗之色,她搖著頭,笑容也是凄美的,“柳兒......不要殿下難過。”

  拓麒彥哽咽著,淚眼婆娑地看著她。

  月古雄在后面站著,老淚縱橫,萬萬沒想到他也會白發人送黑發人,神主大概是不想讓柳兒再憂思滿腹了,才不告訴她是蘇靈兒給她下的詛咒吧。

  月歌柳突然就咽了氣,撒手人寰,連一句像樣的遺言都沒留下就走了。拓麒彥下旨:賢妃丹師一族月氏嫡女月歌柳,賢良淑德,大方有德,追封為神后,謚號謹念。德妃原巫鬼一族蘇家幺女蘇靈兒腹中神子過繼給謹念神后,降生一刻即封為神太子,取名單字曜,封號元成。

  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過去,月歌柳的身子已經腐爛發臭,化成膿水,床榻之上只剩下一攤臭水碎肉,月古雄和拓麒彥也待不下去,趕忙命令宮人帶工具過來清理,馬上下葬。

  蘇靈兒的夢還不算破碎,既然拓麒彥只是為了完成對月歌柳的承諾,月歌柳已死,神后只是追封,那現在的神后的位置還是空缺的。后宮一共剩下三位妃子,只有她現在有兒子傍身,即便是在自己不情愿的情況下兒子過繼給月歌柳,可她畢竟是個已經死聊女人,自己才是兒子的生母,憑借著這種種,難道自己還不是最應該成為神后的人嗎?

  她扭扭晃晃地來到御書房,完全不提月歌柳的事情。你看,拓麒彥這個男人,下旨是像模像樣,可絲毫沒有提到葬禮的事情,只尸體有異,需要即可下葬,現在這才過去兩個時辰,便像個沒事兒人一樣坐在御書房看折子,甚至在進貢上來的絕頂好茶入口的一瞬間挑眉滿足,她若是還傻傻地等待他的垂青,只會變成第二個月歌柳。

  “愛妃來此作甚?”

  瞧瞧,月歌柳一死,他倒是全身輕松。對待自己的態度也不同了,沒有月歌柳,他也不需要再在愧疚與情難自禁之間徘徊了吧。

  蘇靈兒直接坐在他腿上,拓麒彥一把摟住她的細腰,“乖一點,我許你做神后。”

  蘇靈兒只覺得惡心極了,可面上還是明艷嫵媚,倒在他懷里咯咯笑,“殿下,不過兩個時辰的功夫,您這變化,還真大啊......”白嫩纖細的手指點在他胸膛上,拓麒彥感覺燥熱極了,可蘇靈兒又懷了身孕,今晚便去良妃宮里吧。

  “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你得到你想要的,我也得我想要的。”拓麒彥道,眼里的野心和狠厲,看得蘇靈兒有些害怕。

  她從拓麒彥腿上下去,散發著幽香的帕子輕輕甩過他的臉頰,帕子的特殊觸感讓人心里癢癢的,蘇靈兒兩手一拿一托,將神印放在手中,“殿下既然許了愿望就一定會實現的,那靈兒可就等著您的好消息了。”

  拓麒彥自然地將她手中的神印拿回到自己這邊,蘇靈兒見了也只是微笑。

  他又拿起折子看起來,時不時還用朱筆在上面寫上批文,“我已承諾過你父親,只要這個孩子過繼給柳兒,巫鬼一族從前的封地就全都歸屬于蘇家,另外我還會派給他聯合軍的人手,保護蘇家的安全。”

  “父親想必答應您的時候一定痛快極了,大抵還了些我不好聽的話。”蘇靈兒在殿內慢步走著,手下意識托住腰,另一只手摸著肚子,仿佛已經感應到孩子的動靜。

  “你父親若是不這么精打細算,也教育不出來你這樣出色的女兒。”拓麒彥言外之意蘇靈兒怎么可能聽不出來,只不過聽慣了他的不好聽的話,再多些其實也無傷大雅,更何況來到真神宮的這些日子,還真的要多虧了父親從前教導的那些東西,不然自己可能被人賣了還幫著別人數錢呢。

  若是這樣想來,拓麒彥這話四舍五入大抵也能算上是夸獎了。

  “哦對了。”蘇靈兒面上突然明媚起來,“殿下能否告知臣妾,是如何知曉臣妾是對月歌柳施法詛咒的人?”

  拓麒彥先是僵硬了一下,隨后便反應過來,笑了笑,“我若是連這點本事也沒有,還做什么神主,萬年還不都得被別人蒙在鼓里。”

  “不是吧,殿下......難道沒有去問問誰的意見?比如名滿下的秦尋端?”蘇靈兒也是猜測,畢竟整個巫鬼一族最出名的三個人秦元、秦尋端、曲一寧,現在秦元和曲一寧全都倒戈投奔了陰間煉獄追隨那些大魔頭去了,那豈不是只剩下秦尋端了?

  拓麒彥沒話,蘇靈兒便當他是默認了。

  蘇靈兒壓根就沒想到沂西那邊去,在她看來,那不過是一個在族里都名不見經傳的人物,當真神也沒幾個念頭,成不了什么氣候,根本不在她的猜忌范圍之內。而秦尋端和連月、華虎失蹤的消息,由于拓麒彥怕人心混亂,因此只在范圍之內傳播,也就是那些真神知道罷了,蘇靈兒整日在后宮之中哪里來的這些消息。

  誤會便誤會吧,正好秦尋端也是自己的一塊心腹大患,若是能除了便最好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d88尊龙真人线上娱乐 - 尊龙在线娱乐www.d88.com